嘴巴太苦要吃巧克力

我开心就好⊂[┐'_'┌]⊃

失语症患者 ooc 盾基 盾基盾 基盾基

没人看也坚持放完✌

(六)
    “所以你和Steve到底是怎么在我眼皮底下搞到一起的?”Natasha对这点表现出一万分的不理解,“我们天天一起上课你怎么一点都没对我透露过,嗯?”
    “你要是少花点时间和Clint腻在一起肯定会发现的。”他转了转餐刀调侃道。
    “我没跟你开玩笑。你怎么突然转性喜欢这款了?Clint跟我说的时候我下了一跳!你俩什么时候开始的?你是认真的嘛,哈?Steve可不能再受一次这种打击了,就算他内心再怎么强大都不行。”
    “他这款不好嘛?”Loki继续摆弄着叉子反问道,“Nat你能不能一个一个的问,别跟豌豆射手似的我回答不过来。”
    “Steve当然好。就是因为他太好了,Loki,说实话你配不上他,你要不是认真的就别坑他,趁大家都没怎么走心赶紧出来。”
    “你这话什么意思?”黑发青年终于放下了餐具,斜着眼睛盯着对面的美女仿佛很受侵犯似的。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你是什么人,你怎么对待感情的,你自己最清楚。”她好看的眉毛蹙起来,“你和Steve都是我的朋友,但我还是要说,你想随便玩玩的话学校里那么多姑娘肯定前赴后继你找谁不行?”
    “谁说我要和他玩玩了。”
    “这么说你是非常真诚的投入这段感情的?”Natasha突然笑起来,Loki一时之间也没看懂对方究竟是探究的还是嘲讽的。
    “当然是认真的,只要他是我就是。”Loki语气肯定得把表情都带温柔了,那么Steve是认真的吗?一开始他是非常肯定的,Steve本就是个温和的人,遇上他更是耐性十足一点脾气都没有,两人确定关系的这不到一个月以来Steve简直把他惯得不像话,所以Steve应该是真诚的吧,除了最近一段时间总是背着他发短信。
    “不过真是没想到啊,Steve都吃过一次亏了,还会喜欢你们这种难搞的……”
    Natasha后面的话他没听清,他以前的男朋友也很难搞?所以Steve也会由着他胡闹吗?他这样会照顾别人也是因为他前男友?
    “Loki?Loki?”直到Natasha推了推他才回过神,“你有信息。”
    “唔,他们下课了,Clint让你在这等着他一起回去,我去图书馆找Steve。”他边说着边抓起外套要往外走。
    “等等Loki!”红发美女扭身抓着椅背,“不,没事,快去吧。”
   
    Loki在图书馆找了一圈也没看见Steve,正想着Steve从来没这样过就透过玻璃门看见他坐在图书馆外面的长凳上,胳膊支在腿上,低着头,一副等人的样子,“不是说好在里面等着。”他随口嘀咕道就要跑过去,这时一个巧克力色头发的青年悄悄的从Steve身后接近,双手覆在了他的眼睛上。
    Steve明显吓了一跳,Loki见他挣扎着想掰开对方的手。那人似乎也没想到Steve会是这种反应,撤了手之后有些尴尬的绕到Steve面前,对方说了什么,Steve的后脑勺对着Loki但能看出他只是摇头或者点头,然后他侧过脸的时候,他在笑,弯着眼睛,那种很闪亮的笑容。听Nat说事故之后Steve虽然还是老好人的样子,却不像从前一样容易接近,他很少露出这种笑,对他都很少,所以Loki几乎凭直觉就知道对方是谁。
    后来他们又交流了一会儿,还是对方在说Steve摇头或者点头,在目送对方离开之后Steve也没有动,Loki想了想,像刚才对方那样悄悄的从背后接近Steve,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样做,但双手覆住了他的眼睛。他也还是挣扎,但只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一手伸到口袋里掏出手机另一只手拍了拍Loki的手示意他松开。
    「你看见了?」
    Loki点点头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Steve没回答,就着拍他的动作捉住了Loki的一只手在手腕上嗅了嗅,然后握着送到Loki鼻子前。
    是他常用的柑橘香水的味道。
    “那个是你之前的男朋友?”
    对方很坦诚的眨了眨眼睛。
    “那你们……”Loki觉得自己憋了一肚子的话,可他对着Steve的脸就感觉舌头好像被人打了个结。所以他尽力的做了一个为难的表情,使自己看起来像是每次面对他蛮不讲理的Steve一样。
    「没有,现在只有你。」给他看过手机后Steve伸手抱住了他,还拍了拍他的背,没想到Loki挣开他就拽着往家走,Steve想问他怎么了却开不了口,而Loki看也不看他。
    “现在只有我对吗?”拿钥匙开门的时候Loki转过头问Steve,他直直的看向Steve的眼睛,绿宝石似的眼睛亮得过分,然而他没等Steve回答他就一把拉过了他,他吻得很急切,牙齿磕在Steve的嘴唇上,后者吃痛的瞬间正好方便他长驱直入。
    然后不知道谁把谁拽进了屋里,谁带上了门,谁先扒下对方的外套,谁勾着谁滚到了床上。反正Loki反应过来的时候Steve正压在他身上解着他的衬衫扣子。
    “我要在上面!”
    他不满的挺了挺腰。Steve有些意外的笑着看他,但还是从善如流的带他翻了个身。他这才注意到Steve哪还有平时的温厚样子,汗水顺着额角滑落下来在他看来都性感得不可思议。就在的看得入迷的时候却发现对方的手指伸向了他不该去的地方:“你干什么呢!”
    Steve也被他吼的一愣。
    “当然是我……”Loki也不是第一次领男人进他的卧室,但对方是Steve他就是有点不好意思。
    Steve却难得固执的做了一个质疑的表情。
    “至少我比你高。”看看,这也能算理由?
   
    第二天Loki没有课却不得不爬起来去学校帮Steve带了假,回来的时候还细心的去中华街买了粥回来。
    “吃这个行吗?挺好吃的,以前在家我生病Thor就给我买。”闯祸的某位先生今天特别乖顺。
    看对方点头他又试探性的问:“我技术真的这么渣吗?”
    Steve笑着牵过他的手吻了吻,却没点头也没摇头。
    “要不以后还是你来吧,我先观摩…但是我们说好,等我技术好了还是我。”他在路上仔细想过,不能因为自己的技术原因就阻碍他和男朋友的关系往更亲密的方向发展……
    行吧,这位先生,你做攻的技术不会有机会变好的~
    “有些事我想还是要问清楚,你不方便点头或者摇头就好。”他终于还是开口了,“昨天那个是你之前的男朋友?”
    点头。
    “之前偷偷发短信也是和他?”
    点头。
    “找你干嘛,求复合呀?”他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Steve就连头都不敢点了只是眨了眨眼睛。
    “那你同意了吗?”Loki也不敢看对方了,以他对Steve的了解如果他同意了那么昨晚他绝对不会和自己回家,但他还是想问一问。
    果不其然,Steve有些生气似的把粥放在床头柜上,眼神不善的盯了他好一会才摇了下头。
    “为什么?我听他们说,你们从小就很,要好……之前还是他提出来的……”越说声音越小。
    Steve终于忍不住抽了床头的便条纸「你希望我继续和他在一起?」
    “当然不!你都住这了,是我的人了!”黑发青年有些急了,“但是……”
    「眼前的比较珍贵。」
    这话对于Loki来说很受用,以至于这张便条纸他一直没有丢掉,Steve用左手握着他的手,在他愣神的时候继续写,「事故之前我们的关系就有些淡了,他可能只是习惯在我身边了才没有提出来,后来我住院也不能照顾他所以分开也很正常吧,生病之后我也觉得很多事情既然没办法控制就没必要抓得那么紧。」
    Loki就坐在他身边,他写一句他看一句,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鬼使神差地摸了摸Steve的嘴唇。
    「而且现在我有你了。」
   
(七)
    这是很久以后的事情了,有一个话唠在身边Steve竟然真的恢复得不错,虽然语量还是不大但基本可以和人交流。这天Loki“亲身观摩”之后突然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刚才Thor说的是怎么回事?”托Steve的福他和家里的关系有所改善,最近时不时会回去吃个晚饭,“什么叫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把我兄弟骗回家了?”
    Thor只是不小心说漏嘴,Steve倒很诚实:“休学的最后一个月,去Thor家,他提起你,还看了照片。”
    “他能说我什么,也值得你把我骗回来?”Loki挑着眉问,“欺负”老实人实在是太有意思了,“等等,他有我什么照片?”
    “十岁,很可爱。会提些奇怪的要求,爱撒娇。”他边说边摸了摸Loki的头发仿佛面前的人真的只有十岁。
    “就这?Nat说的没错,你就是喜欢被人折腾!你还有什么瞒着我的趁今天一起交代了吧。”
    “建议Thor让你回来。”
    嗯,为了把他骗回家嘛,表示理解。
    “请Nat,帮忙暗示。”
    Loki觉得自己眼角一跳一跳的。
    “低一年级,珠宝设计。”
    “Wanda?”
    “拜托她,约你。”
    “咚”的一声Steve就跌在了地板上顺便挨了一枕头,“自己找地方睡去!”
    “Frigga说,布丁要加奶油。”
    “滚!”

失语症患者 ooc 基盾基 盾基盾

哈哈,隔了太久所以把前三章也贴出来了
渣文笔,ooc得亲妈都不认识
还是自己的cp自己逆,虽然比较无差,但雷者自行闪避

(一)
    Loki第一次在学生处门口看见那个上围爆表的金发青年就觉得他一定是个很难搞的家伙。
    Loki也不知道这是他第几次转学了,但他依稀记得这次是因为他招惹了拉拉队队长后,又勾搭上了教古典文学的年轻讲师。要知道每个拉拉队队长是diss小能手,而那位美女讲师的父亲在学校里很能说上话…Loki坚持认为这不能怪他,三个人的感情本来就很难处理。他的哥哥Thor衷心的恳求他这次能把人际关系弄得简单点,不管怎么说撑过两年。毕竟Jane还要在学校混。而Loki表示本来就不爱来,这所学校熟人多,谁都替Thor看着他。
    于是站在学生处门前,想起兄长的叮嘱,Loki决定搞好人际关系从此刻做起,“Hi!你也是来报道的?前一个怎么进去这么久?里面的人是不是特爱找学生麻烦?”当然,他决不承认此次搭话行为是因为对方的翘臀太引人遐想。
    金发青年转过身的时候,Loki在心里大肆敬佩了一番自己刚刚的明智之举。他真诱人!转学生恨不得高声赞叹,尤其是那双眼睛,如果可以,身为主修文学的学生,Loki甚至愿意当场为他写一首十四行诗。
    一见钟情从来钟得都是脸,尤其是对他这种花花公子。但是美人儿你能不能别只对我笑?虽然这足以令我神魂颠倒,但我需要的是回应!回应!
   
(二)
    据说暗恋某人就会经常遇到他,讨厌某人也会经常遇到他。所以Loki认为他现在看见那个让他“又爱又恨”的金发青年的概率大概是平方倍增长的。要不怎么他和Natasha吃个饭的功夫都能遇见他?更可怕的是Natasha还对他挥手,而金发青年还回以微笑。
    “嘿Nat,那是谁?”
    “你不认识他?噢,抱歉我忘了你刚转过来,那是Steve,Steve Rogers,算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
    “怪不得这么难相处。”
    “别这么说,Steve人可好啦!你又不认识他怎么知道他难相处。”
    Loki把入学第一天在学生处门口的事跟Natasha讲了一遍,“他都不回答,还不够难搞?”
    “他不是不回答,他是不能回答。”说到这里Natasha压低了声音,性感的嗓音显得尤其凄凉,“他有运动性失语症。”
    “他有什么?”
    “运动性失语症。”Natasha白了他一眼,“通俗点说就是语言障碍,不能讲话。”
    Loki颇为惋惜的向Steve坐的角落看了一眼,目光中带着对“残障人士”的同情。
    “你想什么呢!”Natasha拍了他一下,“意外,意外造成的。他和他男朋友,不对,是前男友,开车度假的时候出车祸,昏迷了两个月,再醒来就有语言障碍了,原本还能说一点,他男友和他分手之后就完全不能讲话了。”
    “wow,男朋友。”
    “你可别打他主意,Clint饶不了你。”
    “我又没打你主意他干嘛不饶我。”Loki卸了身边的红发美女一眼,“你看他那胸,比那个拉拉队队长都大。”说着还舔了舔嘴角。
    “Clint把他当偶像!”她用手肘撞了一下Loki,“而且人家和你这种男女通吃的花花公子不一样,据说他和他前男友在一起好多年。”
    “所以Clint是欣赏他的长情?那他男朋友呢?”
    “毕业啦,Steve休学了一年多呢。听说车祸的时候Steve紧紧护着他,他什么事儿都没有。”对于话唠你不能给予他太多言语上的关怀,所以她忽略了第一个问题,直接答第二个。
    “对这么个美人,真够绝情的。”

(三)
    有些时候花花公子的话不能太当真。虽说Loki见到Steve就忍不住心猿意马,但也很快就把人抛到脑后了,要不他也不会马上答应艺术系的美女一起参加她们系的观星活动,也就不会给这位美女放他鸽子的机会了。学珠宝设计的漂亮姑娘看起来不羁又高冷,可玩儿的把戏根本骗不了Loki,所以他倒没有多生气。何况这种欲擒故纵的伎俩根本激不起Loki的占有欲,并非找借口,他就是认为计谋嘛,吸引对方的时候可以用,但用来留住对方就没什么意义了。有感觉就在一起,没感觉就分开,跟着感觉走嘛。只不过他的感觉…嗯…来的快去的也快。
    眼下他就对迎面而来的“大胸甜心”特别有感觉。为什么一个语言障碍患者就不能好好在家呆着非要跑出来瞎逛呢,他就不能表现出一点点的自怨自艾么?看他的活跃度就知道他似乎还是组织者之一?噢,上帝,拜托你别笑了,太晃眼都不能好好看星星了!
    然而就在Loki心里默默吐槽的时候,“我的猎物自己送上门了!”这种奇妙的事情发生了…他的“大胸甜心”,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胳膊。
    Steve伸出一只手挡在Loki身前示意黑发青年停下来,同时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在上面敲了一会儿。
    「我见过你。」
    Loki想了下Steve的标准取向,觉得气氛有点儿尴尬。这是句烂透了的搭讪用语,头五年前他就不用了!但是他第一次被人搭讪,以前这事儿都是他来做。还是个语言障碍患者,感觉比较别样也正常吧。所以说到底该怎么拒绝?妈的,他以前的搭讪对象可没教过他这个!她们都是迫不及待的同意的…算了,反正对方也没在“说话”,要不我也别说了。他这么想着,挑眉看着Steve。
    Steve显然被他盯的有些害羞,他肤色太浅,稍微脸红看起来就非常明显。他用手碰了碰自己的鼻子,颇有些尴尬地笑一下。随即又伸出一根手指,同时在键盘上敲来敲去。
    「在学生处,你还记得吗?」
    “是的,是的,我想起来了。”Loki笑着慢慢点头,小贵族气的礼节和傲慢都少不了。“你有什么事?”他让自己的语气尽可能的冷淡疏离,他可不能让“对手”看出他被美人搭讪后的兴奋。
    他的态度显然有点出乎Steve的预料。也对,上次在学生处门口可是Loki跟个纯黑小泰迪似的巴巴地找人家说话,怎么几天没见就突变高冷内向了。Steve叉着腰看看周围好让他的耳尖不会跟着变红,他低头舔了舔嘴唇然后又笑起来。
    「你第一次参加我们的活动吧,怎么一个人。跟我来,我知道从哪看最漂亮。」他一只手将手机拿给Loki看,另一只手招呼着Loki示意跟着他。
    还真是盛情难却。Loki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晃晃悠悠的跟上去,他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舌头了,“你们经常举办这种活动?”
    金发青年张了张嘴,随即又点点头。
    “为了激发灵感?”
    Steve笑起来,眼睛弯成一个小弧,他真好看。
    他把Loki带到一个参数不很高的望远镜跟前,自己调整了下角度然后示意Loki看过去。
    夏季大三角静静的浸没在银河里。Steve稍稍调高倍率,Altair就像泡在牛奶中的钻石一样闪着银白色的光。他带着望远镜向西移动,天琴α隔着银河与他对望着。的确很漂亮,可Loki还是想问他是不是会带每一个第一次来参加活动的同学都这样“激发灵感”。抬眼就撞上Steve正歪着头看他,很近的距离,能瞧出他笑容里有点得意,能看见他眼睛在星空的映衬下闪着些碎金,“夏夜的女王”也亮不过这些细密的颜色。“去你妈的星辰大海”他忍不住腹诽到,都是骗人的,一双漂亮的眼睛岂是一颗恒星就能形容的?Steve的眼睛里明明藏着银河的支流……

(四)
    “还是谢谢你能来看我,我的兄弟。”听说他那个壮得像头牛一样的哥哥住院了Loki是顶着一张不可思议的脸去看热闹的,但是当他看到Thor打着石膏的腿他就觉得也正常吧,虽然他以前只知道他哥哥的大脑不好使。
    这季节中午的阳光依旧刺眼,Loki从医院大楼出来就被晒得一阵心烦,再加上……
    “不!我就要听故事!”哪个小鬼这么讨人厌,“为什么你不给我说故事?你不讲故事我就不要午睡!”
    他抬头像声源处张望,一个六七岁的孩子坐在一名金发青年身上。这个年纪的小鬼最招人烦,多大了还要听故事才睡觉。而那一脸无奈的青年,他怎么看上去那么眼熟呢。金发青年显然也看见Loki了,他脸上先是有一闪而过的惊讶表情,然后便换上了那种Loki很熟悉的笑容。今天天气太热了,Loki边走过去边想,那人笑的时候嘴角是不是能长出大麻?“嘿,过来小鬼,你不是要听故事?”
   
    “……最后他将美杜莎的头献给了智慧女神。雅典娜实践了她的诺言,将珀尔修斯升到天上,成为了英仙座……”小鬼睡得很快,Loki刻意压低的声音催眠效果非常不错。他扭过头找Steve,发现那双清澈的蓝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他。“你发什么呆,快走快走。”他拽上Steve就往外跑,好不容易出了医院的大门“我都没吃午饭呢,你呢?”
    对方摇了摇头。
    “那一起吧,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这次对方笑着点头,眼睛看起来亮亮的。
    Steve带Loki去了附近的一家汉堡店,Loki本来是不喜欢的,但是他看到Steve兴冲冲的样子又觉得不好拒绝。
    “你去医院做什么?”
    Steve在纸巾上擦了擦手。
    「复健,顺便看看Peter」
    Loki有点儿怜悯的看了看他。
    「别这样,我挺努力练习的,医生说还是有希望恢复的。」
    怎么听都是在安慰他吧,Loki心想,“那个小鬼,我是说小孩呢?你弟弟?你是不是太宠着他了?”
    「不,我没什么家人,我是孤儿,那是我以前待过的福利院里的孩子,我现在也经常会回去看看,帮着照顾小朋友,以前也会给他们读故事什么的。Peter很可爱的,只是我还没告诉他我现在不能给他读故事。」
    Loki一脸懊恼的看着Steve:为什么我不愿意跟有故事的人交朋友?太容易变成话题终结者了!这人太可怜了,身上怎么这么多雷区?我是不是应该闭嘴?
    「都说啦别这个表情。我也没有在福利院待太久,后来Tony的父亲,也是我爸爸朋友Stark先生,他就把我接到他们家住了。」
    Loki突然发现虽然他们也没见过几面,但他从没见过Steve有失落的时候。他总是在笑,他的眼睛总是像蓝宝石般熠熠生辉,嘴唇的弧度总是温柔又可爱。上帝怎么会让他经历这么多,反正后来Steve再找他的时候他都不忍心拒绝,但这是后来的事了。
    「你呢,你喜欢小孩子?否则你怎么同意给Peter读故事。」
    “我?不,不喜欢。我只是认为小孩子是会提一些无理的要求,但有的时候应该被满足。”
   
(五)
    “嘿,反正大家都不能回家,明天晚上我们在Tony的房子办派对,一起不?”红发美女咬着吸管问Loki。
    “不,不去。”他伸手一把扯掉Natasha嘴里的吸管抿嘴偷笑了会儿,“Steve说晚上要给我烤鸡,感恩节就应该在家吃火鸡。”
    “那你怎么不回家,感恩节应该和家人一起感谢主赐予我们食物。”Natasha回敬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再说Steve怎么天天和你混在一起?天呐,你们学期初才认识不是么?Clint都要嫉妒死你啦,你们什么时候变这么熟的?”
    “这你可管不着。”Loki对Natasha瘫了下手,然后抓起椅子上的外套,“快点儿,别吃了,下午教文学史的教授脾气可不好。”
    “是呀是呀,比你还古怪呢。”
   
    Steve拿起一盒玉米片对着Loki晃了晃。
    “这个牌子的不好吃。”他抽走Steve手上的换了另一盒,“要一点红莓果酱么?你不是说要烤面包?”
    Steve笑着点点头,指了指布丁。
    “当然!我……”Loki很兴奋的还想说什么,又硬生生的制止住自己,这超市里同学还挺多的是不是要克制一点。“嘿!我说要那个你怎么不拿呢?”
    Steve拍拍他的肩膀又指指自己。
    “这你都会?”
    「还有南瓜派。」
    尽管Steve一再表示他对自己公寓的厨房更熟悉能表现得更好,但他们最后决定在Loki的房子过节。因为虽然Loki一次都没用过但他的烤箱足够大,这样Steve一个人忙活也能快一些。
    Steve指了指沙发示意Loki可以在一旁等着,不用一直站在旁边看着他。
    “不,我喜欢看着。”Loki笑着答道。他就是想看Steve穿那件因为他的恶趣味而买的粉红围裙,要知道很少有机会能看到一个校园王子穿成这样吧。尤其是从后面看,Steve的手臂有力,背肌紧实,哪个健身教练都没他好看。窄腰上却系着粉红色的蝴蝶结,带子一直垂到他挺翘的臀上。感谢上帝赐予我们这可餐的秀色。
    Steve耸耸肩表示他无所谓,然后继续给火鸡的肚子填充香料。
    “你怎么不去Stark家的派对?”Loki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问到。
    正在给火鸡抹油的Steve稍稍顿了一下,回头用他的蓝眼睛盯着Loki看了一会。他在水槽里洗了手,拿起吧台上的便签簿。
    「我以为你会喜欢在家过。」
    他一脸抱歉的看着Loki,眼睛里满是考虑不周的局促,又垂下眼想了一会儿,睫毛在他粉色的眼睑上投出一层阴影。
    「如果你想的话我们现在过去也来得及。」
    他用一只手抓抓头发,另一只手绕到背后想去解围裙的带子,眼角眉梢都是些尴尬又带点讨好的笑意,让Loki忍不住想他从前是否也这样哄他的前男友…该死的,他最近怎么总爱做这种比较。“不Steve,我喜欢这样,我每年都在这过,我只是问问。”他按住Steve解带子的手,将蝴蝶结重新系好,“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金发青年只笑着摆摆手将他推出厨房。
   
    不得不承认Steve的厨艺真是没话说,Loki的房子里从来就没有过这么热闹的食物气味,Loki看着桌上的南瓜派由衷感激上帝慷慨的恩赐。Steve在布丁上浇了一些奶油并对他竖起拇指示意他这样更好吃,他突然想起从前母亲也有这种习惯。而他片火鸡的手势为什么和他父亲那么相似。
    Loki发现金发青年的晚餐勾起了一些他对童年时期感恩节的怀念。这是个要和家人一起度过的节日。那么Steve,他的每个感恩节都是和他之前的男朋友这么过的吗?他突然变得烦躁不安,一股邪火不受控制般的从他的胸腔烧了起来。他冲口而出一句话,这句话让他在当下十分后悔,日后又万分感激自己的口不择言。
    “你对每个人都这么好么?”
    他的音调语气显然吓了Steve一跳,他切着鸡肉的刀“叮”的一声敲在铁盘上拖出一串尴尬的尾音。他抬起头抿着嘴盯着说话的人。
    “我说,你对每个人都这么好么。”Loki又一字一顿的重复了一遍,“教人家怎么看夏季大三角,跟别人说你从前的经历,和人回家过感恩节,你对每个人都这样么?”他盯着Steve的眼睛,攥紧了桌下微微痉挛的手。
    Steve用餐巾擦了擦手走到沙发边上拿起了他的背包。Loki开始有些后悔,他们还没吃这顿感恩节的晚餐呢,他想着要不要说些什么来缓和一下,又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先开口。在他纠结的时候发现Steve并没有收拾东西离开,他只是从背包里拿出了他常带着的那本素描簿敞开某一页递给Loki。
    首先是他和Natasha一起在餐厅。然后是那天他专心致志的盯着望远镜,还有他在医院捧着故事书的样子,还有他们一起在图书馆……他一直翻到最后一页,然后Steve递给他一张便条纸: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我一直想着你,我没法好好上课,连画作业的时候都想着你。」
    Loki没抬头,他盯着最后一张,那大概是Steve来看他网球比赛的时候画的,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摩挲着页脚上Steve的签名:“所以你现在是希望我来帮你做个决定?”
    回应他的是金发青年稍重的鼻息,这大概是种默认吧,Loki心想。于是他站起来揪住了对方的衣领,于是他们在奶油和南瓜的香气里接了属于他们的第一个吻。

内心戏青年和失语症患者 ooc 盾基盾 基盾基

·本来是个小甜饼结果没收住那就算给自己生贺了吧争取后天放完✌
·ooc得亲妈都不认识
·自己的cp自己逆,其实比较无差,整体上私心让你盾做一次攻,但有换攻雷者注意闪避
·估计看完上两条也没啥人了吧……来吧,先放三节:

(一)
    Loki第一次在学生处门口看见那个上围爆表的金发青年就觉得他一定是个很难搞的家伙。
    Loki也不知道这是他第几次转学了,但他依稀记得这次是因为他招惹了拉拉队队长后,又勾搭上了教古典文学的年轻讲师。要知道每个拉拉队队长是diss小能手,而那位美女讲师的父亲在学校里很能说上话…Loki坚持认为这不能怪他,三个人的感情本来就很难处理。他的哥哥Thor衷心的恳求他这次能把人际关系弄得简单点,不管怎么说撑过两年。毕竟Jane还要在学校混。而Loki表示本来就不爱来,这所学校熟人多,谁都替Thor看着他。
    于是站在学生处门前,想起兄长的叮嘱,Loki决定搞好人际关系从此刻做起,“Hi!你也是来报道的?前一个怎么进去这么久?里面的人是不是特爱找学生麻烦?”当然,他决不承认此次搭话行为是因为对方的翘臀太引人遐想。
    金发青年转过身的时候,Loki在心里大肆敬佩了一番自己刚刚的明智之举。他真诱人!转学生恨不得高声赞叹,尤其是那双眼睛,如果可以,身为主修文学的学生,Loki甚至愿意当场为他写一首十四行诗。
    一见钟情从来钟得都是脸,尤其是对他这种花花公子。但是美人儿你能不能别只对我笑?虽然这足以令我神魂颠倒,但我需要的是回应!回应!
   
(二)
    据说暗恋某人就会经常遇到他,讨厌某人也会经常遇到他。所以Loki认为他现在看见那个让他“又爱又恨”的金发青年的概率大概是平方倍增长的。要不怎么他和Natasha吃个饭的功夫都能遇见他?更可怕的是Natasha还对他挥手,而金发青年还回以微笑。
    “嘿Nat,那是谁?”
    “你不认识他?噢,抱歉我忘了你刚转过来,那是Steve,Steve Rogers,算是我们学校的风云人物。”
    “怪不得这么难相处。”
    “别这么说,Steve人可好啦!你又不认识他怎么知道他难相处。”
    Loki把入学第一天在学生处门口的事跟Natasha讲了一遍,“他都不回答,还不够难搞?”
    “他不是不回答,他是不能回答。”说到这里Natasha压低了声音,性感的嗓音显得尤其凄凉,“他有运动性失语症。”
    “他有什么?”
    “运动性失语症。”Natasha白了他一眼,“通俗点说就是语言障碍,不能讲话。”
    Loki颇为惋惜的向Steve坐的角落看了一眼,目光中带着对“残障人士”的同情。
    “你想什么呢!”Natasha拍了他一下,“意外,意外造成的。他和他男朋友,不对,是前男友,开车度假的时候出车祸,昏迷了两个月,再醒来就有语言障碍了,原本还能说一点,他男友和他分手之后就完全不能讲话了。”
    “wow,男朋友。”
    “你可别打他主意,Clint饶不了你。”
    “我又没打你主意他干嘛不饶我。”Loki卸了身边的红发美女一眼,“你看他那胸,比那个拉拉队队长都大。”说着还舔了舔嘴角。
    “Clint把他当偶像!”她用手肘撞了一下Loki,“而且人家和你这种男女通吃的花花公子不一样,据说他和他前男友在一起好多年。”
    “所以Clint是欣赏他的长情?那他男朋友呢?”
    “毕业啦,Steve休学了一年多呢。听说车祸的时候Steve紧紧护着他,他什么事儿都没有。”对于话唠你不能给予他太多言语上的关怀,所以她忽略了第一个问题,直接答第二个。
    “对这么个美人,真够绝情的。”

(三)
    有些时候花花公子的话不能太当真。虽说Loki见到Steve就忍不住心猿意马,但也很快就把人抛到脑后了,要不他也不会马上答应艺术系的美女一起参加她们系的观星活动,也就不会给这位美女放他鸽子的机会了。学珠宝设计的漂亮姑娘看起来不羁又高冷,可玩儿的把戏根本骗不了Loki,所以他倒没有多生气。何况这种欲擒故纵的伎俩根本激不起Loki的占有欲,并非找借口,他就是认为计谋嘛,吸引对方的时候可以用,但用来留住对方就没什么意义了。有感觉就在一起,没感觉就分开,跟着感觉走嘛。只不过他的感觉…嗯…来的快去的也快。
    眼下他就对迎面而来的“大胸甜心”特别有感觉。为什么一个语言障碍患者就不能好好在家呆着非要跑出来瞎逛呢,他就不能表现出一点点的自怨自艾么?看他的活跃度就知道他似乎还是组织者之一?噢,上帝,拜托你别笑了,太晃眼都不能好好看星星了!
    然而就在Loki心里默默吐槽的时候,“我的猎物自己送上门了!”这种奇妙的事情发生了…他的“大胸甜心”,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胳膊。
    Steve伸出一只手挡在Loki身前示意黑发青年停下来,同时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在上面敲了一会儿。
    「我见过你。」
    Loki想了下Steve的标准取向,觉得气氛有点儿尴尬。这是句烂透了的搭讪用语,头五年前他就不用了!但是他第一次被人搭讪,以前这事儿都是他来做。还是个语言障碍患者,感觉比较别样也正常吧。所以说到底该怎么拒绝?妈的,他以前的搭讪对象可没教过他这个!她们都是迫不及待的同意的…算了,反正对方也没在“说话”,要不我也别说了。他这么想着,挑眉看着Steve。
    Steve显然被他盯的有些害羞,他肤色太浅,稍微脸红看起来就非常明显。他用手碰了碰自己的鼻子,颇有些尴尬地笑一下。随即又伸出一根手指,同时在键盘上敲来敲去。
    「在学生处,你还记得吗?」
    “是的,是的,我想起来了。”Loki笑着慢慢点头,小贵族气的礼节和傲慢都少不了。“你有什么事?”他让自己的语气尽可能的冷淡疏离,他可不能让“对手”看出他被美人搭讪后的兴奋。
    他的态度显然有点出乎Steve的预料。也对,上次在学生处门口可是Loki跟个纯黑小泰迪似的巴巴地找人家说话,怎么几天没见就突变高冷内向了。Steve叉着腰看看周围好让他的耳尖不会跟着变红,他低头舔了舔嘴唇然后又笑起来。
    「你第一次参加我们的活动吧,怎么一个人。跟我来,我知道从哪看最漂亮。」他一只手将手机拿给Loki看,另一只手招呼着Loki示意跟着他。
    还真是盛情难却。Loki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晃晃悠悠的跟上去,他开始控制不住自己的舌头了,“你们经常举办这种活动?”
    金发青年张了张嘴,随即又点点头。
    “为了激发灵感?”
    Steve笑起来,眼睛弯成一个小弧,他真好看。
    他把Loki带到一个参数不很高的望远镜跟前,自己调整了下角度然后示意Loki看过去。
    夏季大三角静静的浸没在银河里。Steve稍稍调高倍率,Altair就像泡在牛奶中的钻石一样闪着银白色的光。他带着望远镜向西移动,天琴α隔着银河与他对望着。的确很漂亮,可Loki还是想问他是不是会带每一个第一次来参加活动的同学都这样“激发灵感”。抬眼就撞上Steve正歪着头看他,很近的距离,能瞧出他笑容里有点得意,能看见他眼睛在星空的映衬下闪着些碎金,“夏夜的女王”也亮不过这些细密的颜色。“去你妈的星辰大海”他忍不住腹诽到,都是骗人的,一双漂亮的眼睛岂是一颗恒星就能形容的?Steve的眼睛里明明藏着银河的支流……

我是那个都完结了还没名字的生贺 基盾 骑士梗

·完结啦,终于Orz  给自己撒两朵花(❁´︶`❁)

(五)
    这是一场临时起意的叛乱,却得到了蓄谋已久的镇压。
    Loki只花了几天纠集军队,除Steve以外的从Asgard带来的高等骑士全都不敢用。真正上过战场的只有一群低等骑士和侍从,其他的都是Jothuheim的遗民。乌合之众,怎堪重任。不过即使是身经百战的部队也没用,他们刚出城就被围住了。
    “我的儿子,仁慈一点,停止这场叛乱。”
    “我不是你的儿子。”他举起剑。
    “回头看看,不管怎么说他们是你的子民,你怎么能让他们再一次陷于战争。”
    “他们愿意为了他们的国王报仇。”
    Odin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说:“Steve。”
    Loki的身体在Steve拔剑的瞬间就做出了反应,他们离得那样近,以至于一出招就胶着在了一起。Loki的眼中不是没有震惊,但只是一瞬间的难以置信,接着他只是死死地盯着Steve的眼睛,仿佛那是他永远探究不明白的宇宙。
    “叮!”Steve的剑应声而落。
    这不奇怪,Loki的剑术是Steve教的。他与他练过几千几万次的听劲,他愿意记下Steve的每个习惯,每个反应。他的剑尖架在Steve的脖子上,挑起他的下巴强迫他看着自己。他割不下去却也不想被人发现,于是依旧盯着他不动。
    明明是两军对峙,却静得可怕。Loki发觉这仗他没法打,他什么都做不了。
    Steve不站在他身边他什么都做不了。
   
    在Thor的求情下Odin没有给予Loki太重的处罚。他告诉Thor这也许意味着为自己留了一个大麻烦,他是否确定要这样做。Asgard的下一任国王比大家想象的还要仁慈。于是Loki依然Jothuheim的领主,但是他的骑士团被没收,并且永远失去了拥有自己的骑士的资格,还会有Asgard的军队一直驻守在Jothuheim。Thor表示毕竟他主动弃了剑,这样的惩罚对Loki来说已经难以忍受了。
    Steve就没这么幸运,他被褫夺了骑士头衔,就近羁押在Jothuheim的监狱里,理由是叛国。他的马刺被收回,剑带被割断。奇耻大辱。
    Loki也不明白,他已经对自己举剑了,难道还不算忠于Odin。
    “你们出发前父亲其实交代了三个任务。”Thor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没看他,手却搭在他肩上,“第一,不要让你发现地牢里的东西;第二,如果不小心被你发现了马上派Sam回Asgard,所以我们才能到得这样快;第三,如果你有叛乱的念头,马上杀了你。”
   
    Jothuheim的地牢永远关不对人。从前是他的国王,现在是他的骑士,不对,前骑士。Steve永远地失去了他的骑士身份。
    “你怎么配做一个骑士?”Loki打开地牢的门,“骑士精神的第一条你都没做到。你Steve Rogers,你不忠诚。你对我,对Odin都不忠诚。”
    “所以落到这个地步。”他看着来人笑起来,爽朗又干净。
    “那你为什么不干脆杀了我?骑士身份对你来说那么重要。”他忍耐了许久,还是想见他。
    “所以我至少要做到宣言里的最后一条。”他单膝跪地,关了许久也不显落魄,他看起来依旧正直谦逊,他眼睛亮得不可思议,像是有流星落入其中。“今后的忠诚都只为你。”
   
    I will be faithful in love.

还是那个没有名字的生贺(*/ω\*) 基盾 骑士梗

(四)
    Loki回来的时候城堡整理的差不多了,大厅很干净,火把将各处都照得通亮,壁炉里燃着熊熊的火,时而发出木炭爆开的“噼啪”声。Steve甚至找了些侍女回来,要知道这地方被攻占以后Odin就没怎么管过,人丁并不兴旺。他还发现他们原本从Asgard就带来的骑士和侍从看他的眼神都挺有内容,不过他没放在心上,他要找Steve,跟他说刚才他在街上,一些上了年纪的市民看他的眼神有点,有点奇怪。
    “Steve我跟你说……”
    “这件事不要提了记住了吗。”Loki确定他听见了他的骑士长压低了声音这么交代。
    “怎么了?”
    “没什么。”看见他来Steve舒展开原本皱着的眉头笑起来,其他的人都退了下去,“发生什么了?”
    “这里也没我想得那么坏,虽然很冷,看起来也有点荒凉,可是很安静也挺平和。”Loki脱下他的披风交给跟上来的侍从。
    “所以说你开始喜欢这儿了?”
    “也不能这么说,不过我觉得我得习惯。”他接过Steve递过来的蜂蜜酒喝了一口,“但是有一点我有点在意,城里的一些老人看我的眼神怪怪的,就像,就像见鬼了一样,还有人冲上来嘴里喊着Laufey陛下。”
    “可能……”金发骑士又蹙起了眉,“可能只是没想到陛下会派他的王子来治理这里。”
    Loki随手将酒杯放在桌子上,揽着他的腰将他拉向自己,还顺手在他挺翘的屁股上掐了一把,低头道:“你有事瞒着我?”
    “有人。”他推开他,脸在炉火的映照下看起来红红的,“没什么事。”
    “更过分的事也不是没做过,出了Asgard更不会有人管。”Loki咧开嘴笑起来,“你不愿意说就算了。”
    因为他总会知道的。
    Loki马上随便找了个低等骑士,问他不在的时候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不管怎么说他现在是领主,连威逼利诱都不需要。
    “Steve阁下带人整理某间地下室的时候好像发现了什么,具体我也不清楚。”他看起来似乎没有直接与上位者对话的经验,很坦白。
    “什么时候?”
    “殿下您刚出去的时候。”
    “然后呢?”
    “其他的属下就没听说了。”
    他挥手让骑士下去。依他对Steve的了解,虽然不想被他发现,但东西不会马上被清走,甚至可能不会被清走。这种古堡不止一个地下室,既然低等骑士不知道,那么Steve也会尽力不被他发现,这种办法动静小Steve应该会喜欢。然后,Steve……他不是不信任他,但他不喜欢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有问题的地下室很快被找到了。自从上次Steve似乎不太愿意让他去城镇里,所以很多事他必须亲力亲为。他自然会派人盯着Loki,可他们年少也曾一起“练习”过偷偷溜出去玩的本领。
    然后在一个骑士长因事耽搁没有回城堡的夜晚,领主大人利用他的权利摒退了Steve安排在他身边的手下,带了队人砸开了地下室的门。于是第二天一早Steve匆匆赶回城堡的时候,看见Loki独自坐在正厅等着他,旁边立着一幅画。
    这画画得真好。很像Loki。若不是他身上穿戴着国王的装束Loki几乎都以为那画的就是自己。
    “本来我想把它边上的东西也一并搬来。”他用手指扣下一块即将剥落的颜料,“可他在那坐了太久了,他们说妄加移动就会碎掉。”
    他走下来来到Steve跟前:“你知道的,对吗?”
    Steve沉吟了片刻。
    很好,他的沉默就是他的答案,不是吗?“所以,我们出发前,Odin和你说了什么?”他连父亲都不愿意叫了,一切都很明了。
    为什么他的头发眼睛都不像Odin家的人,为什么从小大家的眼神就那么不一样,为什么只带Thor上战场,为什么不能被册封为骑士,旁人微妙的态度,古怪的暗示……
    有那么多的漏洞百出,为什么他当时却选择了视而不见?
    “陛下只是说尽量不要让你发现。”Steve低着头并不看他。
    “你还是我的骑士对吗?”
    “当然,殿下。”

还是那个没想好名字的生贺 基盾 骑士梗

·我又来暗戳戳的更新啦,继续狗血23333,争取睡前放完(๑•̀ㅂ•́)و✧


(二)
   “临走之前我父亲和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殿下,您是否需要休息。”
    Jothuheim地处Asgard的最北端,领土扩张的产物,几乎是脱离本土的。那是Loki的领地,既然已经成年,王子就没有留在王城的必要了,依照传统必须马上前往封地。他们已经马不停蹄地跑了五天,然而越往北天气越冷,前进也愈发吃力。
    “不Steve,虽然我的剑术一般,可骑术还说得过去,这样跑到天黑也不成问题。”Loki对Steve笑了笑以增强这话的可信度。
    金发骑士没再说什么。Asgard的小王子和他的哥哥半点都不像。他在格斗技上并不和Thor一样天赋异禀,小时候的剑术连王后都看不下去。Thor那时候已经能跟着国王南征北战了自然照顾不到他的弟弟,所以你猜Frigga指派谁来辅导她的小儿子?
    半天没收到回复,Loki侧头看了看紧跟着身旁的骑士长。太明显了,一眼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不可能奉承他的殿下说:您的剑术并不像您想得那样糟糕。因为Steve骑士从来不会夸耀自己。
   
    “我说我不要再练了!”Loki将剑狠狠地掷出去。
    “殿下,听劲¹是您必须掌握的,没有哪名骑士不练习这个。”
    “我说不练就是不练!”他低下头,不愿意听对面人的说教。
    “殿下您怎么了?”金发少年蹲下来。进入青春期后Steve开始疯狂地拔高,现在他终于比Loki要高一些,也因此要蹲下才能观察小王子的表情,他实在不对劲。
    自从开始指导他剑术,Steve几乎是Asgard与Loki接触最多的人。Loki虽然安静但确实不太容易相处,不过也只是和所有人都保持距离,而不是像现在这么任性。
    Loki盯着Steve的蓝眼睛愣了一会儿,“我不会成为骑士的,Volstagg说你不跟着他们上战场却来这教我纯粹是…是暴殄天物,他说不管我怎么练都像个…像个小公主…不可能受到册封。”Steve的眼睛里肯定有魔法,他本来不想说出来的…
    小王子听见了骑士的笑声。他居然笑,还笑出声?Loki正想着如何表达他的愤怒,Steve却已经捡起了地上的剑顺手擦了擦剑柄塞回他手里。“我明白。”Steve握住小王子的手以防他再把剑丢出去,“从前也有人说我不可能坚持下去。”
    我从前也这么认为,Loki心想。可现实总是猝不及防地给你一个耳光。他用空着的手捏了捏Steve的手臂,长期的训练使他不再像颗没长好的豆芽,他不仅长高了许多,还比看起来更强壮有力。他现在是侍从里的佼佼者。
    一切都是努力的结果。Volstagg说得对,他不上战场确实浪费,如果有了战功他就可以提前受封。这是每个侍从梦寐以求的。
    “别捏了,殿下,有点痒。”金发少年翘着嘴角挑了下眉,“成为骑士当然是无上的荣耀,但更重要的是您得握住剑,才能保护您要保护的东西,总有一天您要用剑保卫Asgard。”他站起来,揉揉小王子柔软的黑发“而且我也不觉得浪费时间,如果我能把这些教给您,那也算是在保卫我的国家。”
    “那你会一直帮我吗?”小王子的脸上有些许期待。
    “当然,忠诚是一个骑士必须的品格。”
  “那你会做我的骑士吗?”
  “我……我不知道,这要听陛下的安排。”
    剑又被扔在了地上。

    (三)
    Jothuheim的宫殿荒凉又破败。如此巨大的城堡里几乎什么都没有,当然,除了满地的尘土和挂在各处的蜘蛛网。壁炉里的灰烬上甚至覆盖了一层白雪,它就像是荒废许久,默默伫立在此等待了Loki二十几年。
    “很好,很好,我父亲分配给我的鬼地方。”
    “殿下,现在可不是抱怨的时候。兄弟们快搭把手,我们得在天黑前把这里收拾出来。”金发骑士尽可能打起精神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无奈。“殿下您是否愿意亲自带一队人出去转转体察一下民情,这里的工作并不适合您。”
    “Steve,这不是一位王子该有的生活。我打赌父王一定不会这么对Thor。”
    “可您已经是Jothuheim的领主大人了,而且您会胜任这个职位的,对吗?”
    领主大人表示他之所以听话是因为受不了金发骑士眼里那不符合年纪的慈爱。
   
    “殿下,您果然在这。”
    “我母亲让你来找我的?”
    “不,不是,里面太吵了,他们宣誓的声音甚至能把房盖掀开。”
    “我可不知道原来你不喜欢吵闹,Steve,你应该听一听,最好把誓词记住,过两年你也该受封了对吗。”Loki顺手向面前的河丢了颗石头,却因为手劲太大直接飞向了对岸。
    “事实上确实不喜欢。而且也不是必须,那些誓词要时刻记在心里,这是成为骑士所必须的。”
    “所以我大概成不了骑士。”没错,Loki隐约知道他可能无法成为骑士,他十七岁了却还没上过战场,这就是Odin不准备册封他的证据。Thor在他这个年纪已经独自征讨Mupelheim了,他却连一个战功都没有。
    所有人都明白不被册封为骑士对一个王子来说意味着什么。
      “殿下。”Steve侧过头,小王子却看向别处。祖母绿的眼睛像浸在水里的翡翠,他微微撅一点嘴,但依稀能发现他紧紧的咬着牙仿佛隐忍着什么。这表情别人不知道,Steve却从小就见过很多次。他不高兴的时候就这样。Steve想抬手摸摸小王子柔软的黑发,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这么高了。“没关系殿下,您还是可以成为领主,那也挺不错。”他第一次感受到原来自己这么不会安慰人,“至少很自由。”
    “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封地吗?我会去恳求父亲,让你做我的骑士长。”他转过头,微抬着下巴看着Steve,眼睛里蕴满了雾气。他知道金发青年受不了这个表情,只要面对这个表情他很少有不答应的事,虽然大多出于无奈。但即使上次他强吻了Steve这样的事都被原谅了,他只是涨红了脸一再表示他们不应该这样。
    他喜欢Steve,而金发青年默许了。
    “可以。”他叹了口气垂下眼睛。“如果陛下应允了就可以。”
    Loki觉得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胜利,唯一一次赢过了Thor。Thor做梦都想要Steve做他的骑士,他管这叫如虎添翼。而现在,是Loki赢得了金发青年的偏爱,他答应做他的骑士长。
    “你干嘛这么执着要我成为你的骑士?”
    “因为我把你当做特别的。有你去哪都行。”他直直的盯着Steve湖水一样的眼睛,那势头仿佛随时愿意溺毙在里面。“而你,Steve Rogers,你值不值得我的特别?”

注:“听劲”,剑斗双方的剑死死地架格在一起时,通过对手的剑施加在你剑身上的力量判断对手下一步的意图。

生贺to宝宝,原谅我还没想好名字(*/ω\*) 基盾 骑士梗

·首先,这是给wuli宝宝的生贺,才不是拖了一个月!
·然后,应其要求这算是负责任的脑洞吧,不过狗血还是有Orz
·最后,因为我实在太能拖啦,我先暗戳戳的发一节(*/ω\*)生日快乐!其他的你都懂>3<



“Be without fear in the face of your enemies.
Be brave and upright that God may thee.
Speak the truth even if it leads to your death.
Safeguard the helpless. That is your oath.
And that so you remember it. Rise a knight.”

   
    (一)
    Asgard的小王子在他的成人礼上得到了一队属于自己的骑士。他又瞥了一眼站在队伍最前面正在高声诵读骑士宣言的金发青年,然后低头抿住嘴角笑了起来,他很少在公共场合露出这样的表情所以他急于将其隐藏起来。不过Steve爵士加入他的骑士团确实几乎抵消了被发至极北封地的不快。
    Loki承认他从以前就“觊觎”这位金发碧眼的美人骑士,不过那时他还不能算是美人。Loki依然记得八岁时第一次看见Steve的样子,已经进行了三年训练的Steve甚至还没有Loki高,看起来和豆芽菜没什么分别,他盯着Steve看了好一会,因为这样的男孩子在Asgard的见习骑士团里实在是“引人瞩目”,他甚至忍不住猜想这只小猴子大概连举剑都十分费力吧?于是他问他的兄长:最末的那个是谁?
    “哪个?噢,你说他,Steve Rogers,怎么样,他很努力吧。”
    原来是Rogers家的儿子。
    “以后我一定让他加入我的骑士团,父亲说他会是最棒的骑士!”
    Loki真的不明白他为什么能从Thor的口气中听出些许赞美,虽然他努力挥剑的样子确实能让人看出他异常的认真,但如果不是他古老的姓氏,和那没落贵族的身份,大概没有哪个骑士会收他做侍从吧。
    “叮!”一把剑插在离兄弟俩不远的地方。
    “噢!上帝啊!Steve你在做什么?你连剑都不会握了嘛?”
    Loki隔了老远都能听见他的老师这样呵斥他,他就知道,他瘦的像猴子一样,根本握不住剑。他看着Steve迅速的跑过来,单膝跪地,低着头,他本就比兄弟俩都矮,这样的姿势使得Loki完全看不见他的表情。
    “对不起,殿下。请饶恕我。”Steve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他一定胆都吓破了,他几乎就让Asgard后继无人了。
    “不,没关系小伙子。”Thor笑着拔起地上的剑,“但我给你个忠告,你应该这样握剑,这样……”
    Loki不知道后来Thor教了Steve什么,他才不愿意知道他那热心的哥哥如何教导Asgard的“未来之星”。他只是从旁静静的观察着Steve。这是Loki的习惯。做为二王子,他本就不引人瞩目,如果Thor与他一起出现就很少有人会注意到他。这让他变得安静而自律。极少数的时候会被拿来作比较,然后毫无疑问的衬托出Thor的热情勇敢。当然更多的是一些他不是很明白的漠视,因此就会想要知道这些人究竟在想什么。
    Steve的眼睛里似乎也没有他。他专注地看着Thor做着示范,甚至都不眨一下眼。可他的侧脸真是好看,尤其是那双蓝色的眼睛,亮晶晶的,像掉了一颗星星在里面一样。小Loki并不认为这棵豆芽有什么特别的,只是如果有一天Steve的蓝眼睛能那么专注地看着他,那应该挺特别的。
   

一个不负责任的脑洞 基盾 傻白甜一发完

        loki从没想过会在瓦坎达遇见那个穿紧身衣的家伙,他犹豫了三秒还是决定藏起来不让体操运动员发现。毕竟thor以为他死了,他躲在这个神秘国家就是为了不被他那麻烦的兄长找到,眼前这位虽说是蝼蚁,他也听说过中庭有胸和脑不可兼得的谚语,可他和thor那么熟,更何况他和他的团队曾经…打败过他的军队,这点他是不愿意承认的。回想起那次让人非常不愉快的战斗,邪神脑子里浮现出了一千个坏主意,他要捉弄捉弄眼前落单的敌人,没有什么事情比让敌人不愉快更令人愉快了。
        steve觉得最近的日子过得挺“艰难”的。鞋带总会莫名断掉,晨跑的时候不是忽然摔倒就是肚子像被人揍了一拳一样,沙袋会突然掉下来砸到脚,做饭的时候平底锅会突然翻扣到地上,连冰箱里的饮料也会变成空罐滚在床底下。是不是最近压力太大得了梦游症?他这样想完后接着又赶快否定了自己,又不是小学生又没有家族病史怎么会突发梦游呢,当然他也不愿意把这些归结为水逆导致的坏运气,最多就是有点累需要休息吧。
        邪神最近总有一股深深的挫败感。这只身材美好的体操队长真是一个无趣的老好人,面对这些倒霉事他都没发现这一切的不寻常甚至连抱怨的粗口都没有。这让他根本体会不到恶作剧的快感真是没意思。难道他的恶作剧还不够坏?也不是没有更邪恶的念头,他看了一眼正在清理被他弄翻的咖啡的steve,可他就是不想用。这只脆弱的蝼蚁,他连唯一能保护他的盾牌都被没收了,记忆中那次仅有的对战这家伙可是一点便宜都没占着。邪神此刻爆发出了从没有过的同情心,也不在意后来自己被毫无颜面的带回asgard了。
        队长回到家发现屋子里乱的像遭窃了一样,他立刻警惕了起来,已经找到这了?是tony,总统,还是神盾局?哪个都不好,他走了两秒钟的神,想着或许应该接受小国王的建议住在他那里,然后他想:嘿,steve,你在干什么?现在可不是后悔的时候, 敌人可能就藏在那扇紧闭的卧室门后。他打开门,又愣了两秒:thor是不是说他弟弟死了?那么这个带着他的walkman跷着腿躺在他床上的是谁?这家伙现在看着自己的眼神算不算是之前那些怪事的合理解释?邪神带来的霉运哈?
        loki心想这他妈就很尴尬了。虽然也不是第一次做坏事被抓包,可是被蝼蚁抓,总是很丢脸嘛。他像steve呲了呲牙就准备神隐,然后听见他说:嘿loki,等一等。邪神从那不怎么舒服的小床上爬起来,与它的主人对峙着。“thor很想你。”他又说。一提起他那神烦的哥哥loki就一肚子火,该关心的时候从来不关心他,自己惹了麻烦之后还和外人一起找他算账。当这些愤怒无处发泄他迫不及待的想伤害面前这个thro的朋友:“就像你这些年思念你的bucky一样?”thor念叨过,这人不能随便提。
        “bucky可不会像你这样故意给人添麻烦。”
        “你管这叫添麻烦?你不怕我杀了你?”
        “你没了权杖,我没了盾,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处境差不太多,何况你在这转悠了这么久就为了等我发现你再动手?”
        “我可是神!”
        “bruce怎么说的来着?”
         walkman飞向了队长,被稳稳接住。
        “好吧小王子,你要是实在不想见thor就留在这吧,反正你也没事做,替我看看家。”
         ……
         “像今天这种情况对我来说很有可能发生,也很不利。”  
          “那我就屈尊帮帮你这没用的人类。”吓到他了?开心!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邪神很安分,还是会做些麻烦事,但也会用点神力变出些什么来讨好steve叫他不要太生气。夜里他们也会说些什么,loki总要steve讲他被冻住以前的事。讲那时候的中庭,讲他小时候如何被欺负,讲他在二战时的经历,他觉得这就像小时候frigga讲的每一个睡前故事一样神奇。steve不论说到什么眼睛都是亮晶晶的,loki还注意到他的瞳孔确实带一点点绿,像极了他从asgard看到的他的星球。所有故事里他唯独不愿意听到他那个女朋友。
        steve觉得loki似乎对peggy有些误会,虽然他们素未谋面,不然为什么他每次讲到peggy都要关上冷气?后来他索性不讲这些,他开始不放过每一个教导loki成为一个听兄长话的“好孩子”的机会,但几乎从未成功。他又好奇为何loki会有如此古怪的性格,loki总会邪笑着解释他可是冰霜巨人的孩子,又坏又危险而且生来就如此。直到后来听他提起年幼时母亲种的花,以及那时父亲的爱重兄长的仁厚。steve不得不重新看待眼前这个孩子般的邪神,也许他不过是有点需要被重视起来的任性自卑与小嫉妒。他突然很想抱一下邪神,拍拍他的背安慰他,甚至还有些其他的危险情绪正在他心里发酵。
       loki以为想起这些他会悲伤愤怒,事实上也确实有那么一点儿。可他看了看steve眼睛里的小小星球就觉得这最多只是些可耻的怀念。他在每一个根本不需要睡眠的晚上偷偷的看着steve心想他真是自己见过的最可爱的地球人,笑起来的样子温暖又安全。他承认他有点儿贪恋在他这儿的平静时光,不然他怎么连恶作剧都不搞了。
        正义使者美国队长对自己最近的行为有些困惑,他收留邪神并与其交往密切,他有时看着loki带笑的或者忧伤的绿色眼睛就想吻上去。steve从来相信自己的判断力可这次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对是错,于是这天晚上。
        “嘿,loki我们来谈一谈。”他 为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也给了对方一杯,尽量将气氛制造的轻松愉快。
        “你又想劝我回asgard?”  
        “也不是,你知道的,我最近,也有许多事,bucky他,还在黑豹那里,总之……”天呐steve,你结巴什么?
        loki没说话,只看着他的蓝色眼睛等待着。
        “总之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想去他们那住一阵子,你看,是不是需要我想办法联系thor让他来……”
        嘭。
        邪神手里冰花四溅。
        “你在下逐客令?你认为我自己找不到他?你已经替我做了决定还来问我?我以为你和他们不一样,没想到你,thor,odin,你们这些肌肉发达的家伙都一样不靠谱。”
        他说的咬牙切齿,凶相毕露。
        可steve却觉得他受伤脆弱,眼神痛苦。
        以他的脾气一定不屑说明,转眼消失,所以steve几乎是下意识的抓住他的胳膊然后感觉到自己手上一阵细密的疼。
        loki看着自己手臂上的蓝色也是一阵怔愣,其实没理由这么生气的不是吗?可是一听到这蝼蚁居然还赶自己走“干什么?还不松手。”
       “冻住了。”
         ……
       “现在,松手。”
       “你先等等,我可以理解。”
         说出伤人话语的嘴唇真是温暖又柔软。
       “你就是这么解释的?”邪神自己可能也不知道他嘴角还留着些得意的笑。
       “我早就想这么做了,可我担心你会觉得这很奇怪,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我想让自己有时间冷静一下,我不知道我的决定是否正确。”
       “我从thor那听来的美国队长可不是这样退缩畏惧,犹豫不决。快抬头让我看看这是不是我的steve。”
       “那是因为从没遇到过像你这么棘手的对手。”
       “那个爱生气的大块头怎么说我的来着?”
        ……
        再结结实实的接个吻吧,现在没有什么事情比败在这样温暖安全的敌人手下更令他愉快了。